法二鲨的后槽牙

我是真心觉得迪士尼在过度消费演员和观众的情怀😞


人家都是靠爆米花出名,之后在舞台和独立电影里磨演技。从来没见过倒着来的,更没见过再回头演电视剧的。


总觉得超英电视剧就算像神盾局那样的大火,也还是一眼就能看出来制作和成本上跟电影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


说Sir Ian要继续在剧版指环王里演甘道夫的时候我是单纯的激动和开心。因为从角色到演员自始至终都被尊重被喜爱举足轻重不可或缺。可是洛基这个角色从雷神三的小丑化到复联三一波骚操作送人头,完全就不是角色本身和演员所想要诠释的样子。那么多版海报一个影子都没有,三分钟的戏份就全球跟着跑宣传。这会迪士尼要推平台,又把他找回来拍剧。实在是看不懂看不懂


不过看大家好像都特别开心,希望这回真的可以拍成一个好作品吧。像GoT那样的水平不做期待了,看如果能做到神夏的程度就非常棒了

饭圈文化还是不了不了。

统一称呼统一观点统一行为标准,真爱就要了解得越多越深越私人。韩国传来的追星文化真的是根深蒂固害人不浅。把自己规到一个圈,当一个圈内人真的是封闭又狭隘。

打扰了🙉关了手机还要面对现实的

可能这样的安排是接近了漫画本来的形象。可电影宇宙就是电影宇宙,Charles 这么多年来的无私博爱和睿智的性格在这种安排下简直是完全被割裂。


x战警最与众不同的就是它的现实意义和哲学内涵,是少数群体的抗争和为了生存与生活的努力。我非常喜欢金刚狼三这部电影,可是在那里面变种人的生存环境和结局无疑是悲剧的,让人觉得可能最开始就应该按照万磁王的套路来。没有和平共处的可能,没有相互理解的存在,只能选择成为鱼肉或者成为刀俎。


电影毕竟不是真实世界,世界上很难有过去查尔斯那样的人存在,他太过完美太过包容。可他却是一种符号和一种希望。


如今大家喜欢的都是对过去自己吃过的亏痛快地反击,所以怼天怼地的女主会受欢迎,反杀复仇的情节总是看得人痛快舒心。可是我们还是喜欢查尔斯,因为他特别好,好到难以想象难以存在。


那是一种理想一种愿望。弱者得以理解和庇护,并融入社会和大多数人一样的生活。不同的人互相包容互相理解,没有仇视没有歧视也没有压迫和苦难。


这只能是一种理想,永远无法实现,可这是一种希望。因为现实中的少数群体没有变种基因和翻云覆雨的超能力,电影中查尔斯的做法是他们唯一可行的道路。


我可以理解,x战警在ec关系上已经拍了太久,可能需要一些新的东西,毕竟拍电影是为了赚钱。可是看现在试映剧情真的是让人心寒。我喜欢魔形女这个角色,不论是老版单纯的反派还是新版拥有了复杂内涵的形象我都喜欢。可如果为了让这个角色出彩,为了更强调women,让查尔斯变得功利甚至自私,真的是大大的不值得。这毁去了这么多年来x战警电影树立的一个标杆,一个就算不那么真实也是最理想的一个形象。


是否所有角色都一定要有人性的自私与软弱才能立体,我们是不是真的能以平常的思维来推测一个从小就可以听到别人的心声感受他人的痛苦的人心里真正所想。


从预告片开始就觉得奇怪,为什么所有人都在指责他。原以为是因为他太过善良和拒绝暴力而被人所不理解。结果万万没想到试映情节中,x教授变成了一个让手下的孩子冒险而获取变种人和自己的名誉声望的人。魔形女指责他多少年没有亲自去经历危险,指责他不顾他人的性命,可怕的是在这样的情节中她的指责是没错。


查尔斯这个角色的意义并不仅仅是x战警的领导者。他代表的是一种思想,这么多年的电影中,这样的思想只有他有,这样的精神向导只有他能做。


逆转未来中也可以从他身上看到弱点,可是x教授,可以软弱,可以迷茫,可以畏惧,但是他绝不能自私,绝不能无情,绝不能不在乎同伴的性命。


希望试映片段并不是最终版本,但总觉得希望不大。总之看到了这样的剧情,我除了失望还是失望。期待了这么久的电影,改档推迟的时候心里的确很难过,但在看到试映情节描述出来的时候,我居然不想看到这样的剧情上映,真的是不知道该怎样面对喜欢了这么多年的东西一下子变成一坨💩。


看到还那么多人说,你都能想到编剧还能想不到?

hhhhhhh等复联4吧,反正我觉得4圆不回来单看3就是毫无逻辑。真是粉丝力量大,多扯蛋都能强行理解

一直以为Charles这样的教授只存在于童话里😀然而当我真正看到了这个,别人家的教授

恰同学少年

站在结局看起点

NEVER END

没有什么具体意义的小小小小小短片,情人节的突发奇想。

比较无聊,无聊,无聊,基本没情节,自己写着玩的


 ···········································


美好的一天,从教授温和的"叫起床服务"中开始。Charles虽然不会闯入他们的房间,但是他的能力对于唤醒一些赖床的学生们很有一套。

千欢翻滚了一圈,用被子蒙住脑袋,哀嚎了几声还是认命地爬了起来。今天是该死的情人节,要是按她的想法,就情愿一整天都不出房间,免得被外面的小情侣们辣到眼睛。可惜今天并不是周末,他们还有课要上。

在泽维尔天才青少年学校里,几乎没有人会逃课,因为大家都不愿意教授用一种称得上是失望的眼神看着自己。做过几天惯犯的Peter和Scott对此深有感受,在他们被教授叫到房间里谈了仅仅一刻钟之后,就神奇般地变成了好学生。虽然两人的成绩,尤其是数学依然很不理想,"那是天生的,就算非常努力也不会有改变,"对此Peter一定会这样为自己辩解,"我的体育成绩可是A+,我甚至还选修了家政学!"

进教室前,Scott把千欢拦住,悄悄地拉到一边,想请她在晚上天黑下来之后帮一个小忙。

"得了Scott,我是不会给你炸烟花的。"千欢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她看到了Jean抱着书本走进了教室时使劲憋住的笑,"况且,你的惊喜一定不会成功,你的女朋友刚刚一定已经'听'到了。"

说完后,她满意地看着Scott挫败的脸,并且决定,今天,她要当一个醉心于学习的人,不想被任何人闪瞎眼,也不想用能力去帮任何人"制造浪漫气氛"。


美好的一天从一顿"lovely"的午餐开始,这是Charles首先想到的形容词,Raven第一次听到的时候只觉得毛骨悚然。那是某一次战斗课结束,Hank邀请她去看他关于主脑改造的最新研究成果,去的路上他们走得很近,正好被Charles看见。之后,在Charles和Raven的闲聊中他提起,说看着她和Hank走在一起的样子十分的"lovely"。他坚持地认为他们那一次的"参观活动"就是在约会,"那你认为,为什么Hank在对于主脑的改造有什么新突破的时候要带你去看而不是我?"这是Charles的原话,而Raven发现她居然没法反驳。

今天的战斗课在下午,于是Raven便睡了个大懒觉,没有直接睡过中午的原因就是与Hank的午餐之约。他们去了比较远的一片草地野餐,学生一般不会到这里来,所以他们可以独处,享受阳光。Raven知道,自己已经不是当年那个生涩又有些局促的小姑娘了,对于Hank,她也不再能轻易界定这种感情,毕竟这么多年过去了,有些事情变得简单,可有些事情显得越发复杂。但是就目前来说,她倒是很享受着Hank依然会时而局促的样子,有时候她甚至会故意逗他玩,那是真的,非常的"lovely"。

至少今天是他们一起度过的第一个情人节。好像在这一天,所有人的感情都变得直白了起来。回途中他们看见了正在大树下约会的Scott和Jean,Raven朝他们大喊道,"嘿年轻人,今天可注意点,这里还有很多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而Hank对于身边这个人略显幼稚行为的反应是扭过了头偷偷地傻笑。


美好的一天从一杯热腾腾的红茶开始。在这个让整个学校的青少年甚至教员们都有些兴奋的日子,Charles依然过得稀松平常。早起梳洗下楼,一杯红茶过后叫醒赖床的孩子,吃完早餐准备接下来的课程教案。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年轻人们都格外兴奋。Charles选择无视了课堂上几个学生的心不在焉,还有Scott和Jean的小动作,Jean甚至意识到了他的察觉,还在脑中调皮地说了句“抱歉教授”,这实在是一句不怎么真诚的道歉。下午茶时间,他正在自己的房间里翻着那本都快要翻烂的旧书,Raven路过进来跟他问安时,Charles在她的脑海中感受到了一片异常愉悦的情绪。


除此之外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的了,一切按部就班,直到学生们都睡下了,几对恋恋不舍的情侣们也各自回了房间。Charles驾着轮椅缓慢行驶回房,刚到门口,把手便自己转动着打开了门。这意味着一位磁控者的来访。


所以毫不意外的,Charles看见Erik坐在桌前,倒好了两杯酒,摆好了棋盘。两人对视良久,感觉又回到了二十多年前,可是两个人早已不再年轻了。老人家只能在孩子们都睡下了之后才能在房间里下棋喝酒谈天,以此庆祝这个美丽的节日,Charles的思绪小小地跑起火车,把自己都逗笑了。另一个人并没有问他在笑什么,而是在他们面对着坐好时示意让Charles执黑子先行。


当初他离开的时候,曾告诉Charles,他总会有办法说服他留下来。可是Charles并没有这么做,从那时到现在,他们已经有很久很久没有见过面了。


Charles连赢了两盘,自始至终他们都没有说一句话,只有在布棋时偶尔的手指相触。


“上月Stryker的几架飞机出了事故,就坠毁在西切斯特附近不远的地方。”Charles又吃掉了Erik的马,他知道对方心不在焉,毕竟今晚的棋局只是一个幌子。


“我干的。”


“你重建了兄弟会。”


“不错。”


“很坦诚。”


“不客气。”Erik淡定地看着Charles又拿走了自己的皇后,他端起酒杯,并不关心棋盘,只是看着Charles,“你知道他们在这里是为什么。”


“其实,没有你的帮助我们也有能力保护这所学校,我并不希望你以这样的方式,你是了解的。”Chrales在说这句话的时候,Erik已经站起身走到了他身后,推着他的轮椅向床那边走去,没有使用能力。


桌上的残局还未结束,不过胜败已经十分明显了。Charles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撇了撇嘴,由着他岔开话题。


“Charles,世界离你想象的样子太遥远,文明脆弱的像一层纸。人们永远不会屈服于比他们更有道理的人,他们只会害怕他们那些他们打不过的。”Erik坐在床沿,平视着Charles,在他刚想要反驳之前就打断了他,“你是对的,一切你所做的,你所想的。我不会再像从前那样,可就像Raven说的,我得去保护我仅剩的这些东西。我永远不会再伤害你,永远都不会。”


可他还是会离开。


Erik自己知道,其实早已经厌倦了这样的生活。如果有选择,他会留在这里,在Charles身边,每天跟一群傻兮兮的青少年在一起。他会有朋友,有家人,有一些起不来床的早晨和不想睡觉的夜晚。他们已经把大半辈子献给了变种人的事业,在经历了这么多事之后,他们理应拥有自私一下的权利。可Erik也知道,现在还远远不到可以休息的时候,还存在着太多的问题,他们不能逃避,用一种舒适惬意的生活麻痹自己,Charles一定也明白,所以才没有对于自己的选择多说些什么。现在他已经不像年轻时那样偏激和仇恨,可是Charles的方式太过柔软,在他们变种人事业的道路上,需要有一个万磁王这样的人。总有一些必要的事情,X教授不能做也不会去做。而于私上,他不希望Charles再受到任何不必要的伤害,不论是来自别人的还是他自己。


越是艰难,他越是只能继续下去,他不能把这样的世界留给自己的孩子,他知道Charles理解。


“我知道,万磁王和他的事业。别人看起来可能没什么不同,可是它们已经和过去不一样了。”他真的理解。


Erik帮他拉好了被子。


“今晚就别走了。”Charles看着他说。


他们的选择总是包含着太多的无奈,有些愿望注定无法实现,有些生活注定会被剥夺。可是在失去了这么多之后,有人能让你发现你仍然拥有着这么多,也许最大的幸运也莫过于此了。


Erik在Charles身边躺下,揽住身边的人,用能力关掉了灯。周围一片漆黑,今晚的月光有些黯淡。


过了很久很久,久到这两个相拥着的人应该熟睡了过去,平缓的呼吸微不可闻。可他们还醒着。



"Love you."



"Me too, forever."


才知道法鲨有ins,唯二的两条omg🙊

For为什么法鲨不轻易蓄发

二鲨这么随意的人非正式场合一定懒得折腾